中的一些焦点问题,给了人们一颗定心丸。比如将服务提供方明确为已具备家庭病床、巡诊等服务方式的实体医疗机构,上门护理服务项目仅限于一些风险较低、操作简单的项目,服务对象主要为高龄或失能老年人、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。也就是说,护理服务得到实体医疗机构的支持,患者资格认定、护士人身保障均有所依托。划定服务范围,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的保障体系,厘清护士、平台、患者三方责任,有助于垒砌“防火墙”,堵住安全漏洞。

未来在配套措施方面,仍需要进一步对各方的权利和责任进行认定和划分。目前,有的护士资源比较紧张,二级医院或是社区、基层医疗机构护士是上门服务的主体,也是就近服务患者的主要力量。调动他们上门服务的积极性,需要注册医疗机构的保障和支持,同时应该明确服务层次,让市场来调节价格机制,保护各方参与者的积极性。有关部门也应该未雨绸缪,创新管理手段,为新业态发展护航,让“互联网+”给人们的健康带来周到贴心的服务。